芯片法案生效背后,美國為何老是盯著臺積電不放?

            2022-08-11 07:45:42 星圖金融研究院 微信號 

              最近一段時間,佩洛西竄訪我國臺灣省一事鬧得滿城風雨。

              作為深深熱愛祖國的華夏兒女,我們當然對此表示強烈的譴責,并期盼著祖國的早日統一。不過若是更進一步思考,我們還會發現一個頗令人玩味的細節,那就是佩洛西專程去了一趟臺積電,并會見了公司董事長。對此,新加坡媒體“亞洲新聞臺”(CNA)發表文章稱,此次佩洛西竄訪臺灣的核心目的之一,就是拉攏臺積電,以圖對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實施“技術封鎖”。

              不經意間,臺積電又一次被卷入了大國科技博弈的“風暴眼”。

              這并不是美國第一次打臺積電的歪主意。據公開報道顯示,在此前很長一段時間里,美國就已經三番五次地找到臺積電,借助各種方式來企圖控制這家公司,并以此來對我國科技的發展形成遏制。最具代表性的便是2020年9月,臺積電在美國的施壓下被迫“斷供”華為。

              至此問題來了:臺積電究竟是怎樣的一家公司?美國為什么老是盯著它不放?本文將嘗試做出解答。

              1

              先來簡單介紹一下半導體產業。

              所謂半導體,一般指常溫下導電性能介于導體與絕緣體之間的材料,在消費電子、通信系統、光伏發電、照明、大功率電源轉換等領域都有廣泛應用。而芯片則是用半導體材料制成的微電路的集合,在概念上大體可以等同于“集成電路”。

              全社會公認的一個事實是,半導體產業是21世紀人類科技領域的皇冠,芯片更是被譽為“皇冠上的明珠”,現已是人們日常生活的網絡化設備當中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無論在汽車、手機還是軍用武器中都是必不可少的關鍵元器件。有數據顯示,按照芯片的終端用途來看,通信類(含智能手機)占31.5%,PC/平板占29.5%,工業/國防占13.9%,消費電子占13.5%,汽車電子占11.6%,其中以智能手機、工業、汽車電子的增速最快。

              可以認為,如果沒有芯片,不僅人們的生活將會寸步難行,就連國家的戰略安全都將難以得到充分保障。正因如此,半導體產業才成為了世界各國科技實力競爭以及大國博弈的焦點。

              放眼全球半導體產業版圖,我國臺灣省分量可謂是舉足輕重,有人甚至用“沙特阿拉伯之于歐佩克”來形容臺灣之于世界半導體產業鏈。這當中,多半的功勞都要歸于臺積電這家公司。

              臺積電,全名“臺灣積體電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SMC)”,總部位于中國臺灣新竹,由“半導體教父”張忠謀于1987年創立,是全球最大的專職晶圓加工制造的企業,有“晶圓代工一哥”之譽。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千萬不要因為“代工”二字就小瞧了臺積電。就半導體產業來說,越往上游技術難度越大,企業也相對越少。晶圓是制造芯片的原材料,屬于芯片的上游,晶圓制造絕對算得上是航空母艦級別的技術難度。原因在于,晶圓制造需要非常強大的工藝水平,涉及到硅晶棒的研磨、拋光、切片等多道工序,絕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勝任的,很多公司能設計芯片,但卻造不出來,強如美國也不例外;同時,晶圓制造還得需要極好的良品率,以及足夠大的產能,并保持較好的回報率。

              而這些,臺積電統統具備。具體而言,臺積電擁有最先進的芯片制程技術,同時還積極推進半導體材料與先進封裝技術研發。來自美國商業專利數據庫的數據表明,按照2021年全球申請專利的數量進行排名,臺積電以2798項高居榜單第四,僅次于IBM、三星電子和佳能。如此既成就了臺積電在芯片制造服務領域的市場地位,也為公司業績的持續增長提供了堅實的保障。

              事實也的確如此。自1994年上市至今,臺積電的業績一直穩步增長;而自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全球“缺芯潮”愈演愈烈,這反倒進一步成就了臺積電業績的高增長。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第四季度,公司營收達4382億新臺幣(約合人民幣1010億元),同比增長21%,連續六個季度刷新紀錄;2021年全年,公司營收為1.59萬億新臺幣(約合人民幣3657億元),同比增長18.5%。公司市值也一度大幅度超越騰訊和阿里巴巴,成為全亞洲最值錢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臺積電不僅是臺灣省內最核心的科技企業,還是臺灣經濟和產業的絕對支柱。據臺積電的公告披露,截止2020年底,臺積電全球員工總數達56831人,包含38456名主管人員、專業人員和助理人員,18375名生產線技術人員,這其中大約90%的員工位于臺灣省。另有數據顯示,臺灣半導體產業產值占省內GDP比重的18.5%,臺積電一家就占了其中的7.4%,而近年來臺股吸引外資投資的金額當中,有超過半數都投向了臺積電,足以見得臺積電的分量之重。

              正因上述種種,很多臺灣人都將臺積電視為“護島神山”。

              2

              為什么美國總是在打臺積電的歪主意呢?只因為臺積電在全球半導體產業中的地位實在是太重要了。

              作為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廠商,臺積電常年稱霸全球晶圓代工領域。財報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臺積電的市場份額高達53.6%,遙遙領先于三星(16.3%)、聯華電子(6.9%)、格芯(5.9%)等一眾國際知名公司。產能層面,公司2021年全年芯片出貨量達到了1420萬片,比2020年增加了180萬片,其中7nm以下芯片占比50%,5nm占比約為19%。值得一提的是,臺積電28nm芯片的晶圓代工拿下了全球75%的營收份額,令人驚嘆。

              與此同時,臺積電的業務遍及全球各地,公司為客戶生產的芯片被廣泛地運用在各種終端市場,例如行動裝置、高效能運算、車用電子與物聯網等,僅在2021年,公司就以291種制程技術,為535個客戶生產了1.23萬種不同的產品。

              這當中,美國絕對稱得上是臺積電最大的“錢袋子”。臺積電2021年度財報數據顯示,按地理區域劃分,美國地區貢獻了臺積電高達64%的營收,而歐洲、日本、中東、非洲等地區貢獻了10%左右,中國大陸則貢獻了10%。

              具體到客戶層面,在臺積電的前10大客戶當中,多數都是來自美國的企業,如蘋果、AMD、高通、英偉達等,幾家聯手貢獻了臺積電超過40%的營收。其中,蘋果公司又是臺積電的頭號客戶。根據彭博社的統計,2021年臺積電的營收當中,有超過1/4的份額都來自于蘋果公司。而蘋果公司在2022年發布的新品當中,無論是新款iPhone SE搭載的A15處理器,還是“地球最強臺式機”Mac Studio搭載的M1 Ultra芯片,亦或是新款iPad Air搭載的M1芯片,均使用的是臺積電5nm制程。

              如此看來,臺積電在半導體江湖中的地位不言自明,這也充分反映出,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市場對于臺積電技術與供應鏈的依賴程度之深。

              事實上,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受到巨大沖擊,芯片產業亦遭受波及;而線上經濟的繁榮與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的提速,又讓芯片需求出現爆發式增長。如此一來,芯片供不應求的態勢愈演愈烈,尤其是很多車用芯片的供給短缺,致使諸如大眾、福特、豐田等眾多汽車巨頭被迫采取削減產量、降低產能的方式來應對這一輪“缺芯潮”。

              在此背景下,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紛紛尋求我國臺灣的援助來應對危機,而臺積電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對此,英國《經濟學人》雜志不吝贊美:

              “臺積電是全球最有價值的芯片廠,一旦停產將重創全球電子產業;同時,其技術與經驗積淀已久,即使是美國也必須花費數年才能追上!?

              不僅如此,從大國博弈的角度來看,兩岸地緣局勢的變化也令美國感到不安。據媒體報道,近期在美國國會即將就“芯片法案”進行關鍵性投票之際,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就發出警告,稱“美國嚴重依賴海外芯片制造,其中90%的尖端芯片從中國臺灣處購買,一旦進口渠道被切斷美國就會面臨經濟衰退及國家安全的風險”。

              另有美國媒體稱,市場上最先進的5nm芯片,有90%都是臺積電生產的。這便意味著,如果地緣局勢發生改變,那么美國的蘋果、英偉達、高通等公司很可能將只能停留在芯片設計層面,而無法將其生產制造出來,從而失去獲取高端芯片的能力,屆時美國的高科技產業以及國防軍工都將遭受重創。

              正因上述種種,美國才會絞盡腦汁地想要控制臺積電,甚至不惜使用政治手段來給臺積電施壓,比如近幾年發生的拉攏臺積電赴美建廠、強迫臺積電“二選一”、逼迫臺積電斷供華為等事件,都是美國在從中作祟。

              3

              話說回來,由于佩洛西的竄訪,兩岸形勢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我們在很多方面都往前邁進了一大步,大業指日可待。而另一方面,隨著《芯片和科學法案》的正式簽署,我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在客觀上又再度迎來了嚴峻挑戰。

              此時或許有人會問:倘若未來臺積電可以“為我所用”,那么我國的半導體產業是否就可以一飛沖天了呢?

              在我看來,答案可能沒那么樂觀。

              拋開政治因素不談,僅從產業鏈角度分析。臺積電的技術和人才儲備固然可以加快提升我國芯片產業的整體實力,但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原因在于,臺積電雖然在芯片生產制造方面擁有冠絕全球的強大能力,可是芯片并不是光有技術和人才就能做出來的,除了設計、制造、封測等環節外,芯片供應鏈的上游還有光刻機設備、材料及化學品等,而這些上游產業大多都被美國、日本等國家壟斷。換言之,臺積電所需要的上游設備、材料及化學品均不受自己掌控,如此便難以擺脫美日等國家的“操縱”。即便有朝一日臺積電真的“為我所用”,可是按照美國的一貫行事風格,大概率會各種找茬和限制,屆時臺積電的處境恐怕也會比較麻煩。

              因此,想要真正推動我國芯片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和騰飛,我們歸根結底還是要堅定不移地走自主研發、自主創新之路,實現芯片半導體的國產化,如此才能徹底擺脫“卡脖子”的境地,將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這條道路雖然艱苦,但對于一個在一窮二白的年代里都能搞出原子彈氫彈的民族而言,一切都只是時間問題,我們有理由堅信: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注: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在任何情況下,本訂閱號所載信息或所表述意見僅為觀點交流,并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除專門備注外,本文研究數據由同花順(300033)iFinD提供支持】

              本文由公眾號“星圖金融研究院”原創,作者為星圖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付一夫,封面圖來自壹圖網。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星圖金融研究院。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丫鬟把乳尖送到王爷嘴边小说